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64883-41337163/

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滅字訣
    “禿頭鳥,你敢袖手旁觀!”龜身妖修惱怒道:“長鶩,鱺夫人要是知道你就看著人修在巨木野撒野,下一次的九斿會你恐怕連門都進不了!”

    “呵,我會怕她!”卻沒想那長鶩上人一臉鄙夷:誰人不知那鱺夫人不過是條靠騷首弄姿,攀上黑龍族后勉強化身為龍的魚妾,有何資格在他面前放肆?

    當然,這話他并沒有說出口,再怎么說也是在對方的一畝三分地上。而且鱺夫人有帝敖撐腰,說要巨木野,就把整個巨木野送給她,還在后面那大湖上建起一座名叫至歡宮的宮殿,連帶著整個魚龍族都雞犬升天。

    他嗤笑道:“你們龍族的九斿會關我屁事!龍鳳二族生來就互相看不順眼,套什么近乎。年竜,你也別說得那般冠冕堂皇,我還不知道你老烏龜的真實目的嗎,不過是看上對方手里那把劍!”

    年竜忙收起垂涎之色,板著臉道:“胡說,人修跑到我們的地盤上撒野,人人得而誅之……唉那人跑了!”

    長鶩連忙轉頭,果見那人修趁他倆說話時,一眨眼便遁入了虛空,再出現時已到天邊,不由大怒:“別跑!”

    不跑的是傻子,明知他二人在拖延時間,還呆在那兒等著那勞什子鱺夫人趕到嗎。

    柳清歡回頭看了眼,便見長鶩張開了一對巨大的翅膀,乘著大風直追。而那龜身妖修則將頭尾都縮進了龜殼中,仿如一輪急轉的風火輪,轟隆隆滾得飛快,竟比那禿頭鳥還快一籌。

    “本想放你一條生路,奈何你自己非要來送死!”柳清歡惱怒非常,抬起滅虛劍,往后一斬!

    深知滅虛劍威力的兩人嚇了一跳,不由自主往兩側躲避,卻發現對方只是空斬一計,轉身又遁走。

    發現被騙,年竜渾圓的龜身雷光四射,卷起如同水渦一般的電渦,速度為之大增,竟直直朝柳清歡沖撞而出!

    柳清歡身形一閃,回身又斬。

    “還想騙我!”年竜沒見任何劍意襲來,不由氣得大叫,卻見那人修嘴角噙著一絲冷笑,背后徒然感覺一涼!

    “無字訣!”

    劍出無訣,故隨心所欲,無處不在。

    若虛無牽電、長空破虹。

    年竜莫名地探出半個腦袋,下一刻,他那厚厚的龜殼上突然憑空出現一道道深深的斬痕,仿如有無數把利劍圍著他來回切割,但周圍的確感覺不到半點劍意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年竜瘋狂地來回滾動,企圖逃出這詭異的境地,然而他無論如何躲避,龜身上的劍痕還是越來越多,也越來越深。

    終于,一朵血花綻出,痛叫聲隨之響起。

    長鶩上人駭然停下腳步,他與年竜雖不太熟,但卻知道,這老烏龜最赫赫有名的并不是喜好收集人修鍛造的法器這個怪僻,而是其一身殼子跟他的臉皮一樣厚,少有人能突破其防御。

    而現在,年竜終于被人撬開了殼,露出紅白血肉,渾身鮮血淋漓,狼狽的翻滾不止。

    一團團電光從其體內爆出,又有數種法器被倉促丟出來,還沒起到什么作用,便在無字訣鋪天蓋地般的劍意中攪成碎片。

    年竜終于支撐不住,狠狠砸向下方的密林,無論滾到何處,那些生長了千年萬年的參天巨木的樹冠被憑空削斷,裂口處平滑如鏡,枝葉紛飛,還沒落下又被看不到的劍氣攪成碎片。

    滅虛劍此時已完全化于虛無,雖翻天地覆,卻讓人遍尋不到蹤跡。

    柳清歡目露滿意,滅虛劍果然極為適合施展八字劍訣之無字訣,能將此訣的劍意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
    他手中劍訣一變,仿似有千萬道寒冽的劍光猛然爆開,一聲凄厲的慘嚎從下方傳出,之后,幾乎被夷為平地的密林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柳清歡收回目光,轉頭看向另一方天空的那位長鶩上人,道:“你是鳳族的人?”

    長鶩戒備地抬起手:“是又怎么樣!”

    “我與你們鳳族有一點淵源,所以我不殺你。”柳清歡道: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長鶩一愣,隨之像聽到什么笑話一般厲聲大笑:“難道你以為你能殺我?荒謬!”

    話雖這么說,他心中卻有點虛,因為年竜的修為比他還要高一線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對手。”柳清歡打量了下他,淡淡道:“當然如果你非要打,我也不介意動手。”

    識時務者為俊杰,長鶩目光閃爍片刻,突然回頭看了眼身后,呵呵笑道:“也是,我巴不得那些長蟲死絕,何必幫他們的忙呢。”

    他朝柳清歡詭異地眨了下眼:“順便提醒你一下,那鱺夫人是黑龍皇帝敖的愛妾,恩寵不斷了幾百年。人修,你很有膽,敢跑到黑龍族的地界鬧事,記得把性命留下來,下次見面咱們再分個高下吧!”

    說完一閃羽翅,哈哈大笑著朝遠處飛去。

    而在他們來時的方向,一道絢麗霞光升上半空,如流星飛矢般疾速靠近。

    “鱺夫人、黑龍皇帝敖……”

    柳清歡冷漠地看向那方,目中快速閃過一絲力量,便將將滅虛劍一收,背上的骨翼微微展開。下一瞬,他的身形從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一道道仿佛氣流一般的流光從身邊飛速劃過,虛空之中,所有一切都失去了顏色,分不清上下左右,沒有方向,寒冷而又了無生機。

    同時襲來的,還有極其劇烈的空間之力,虛空就像正常空間的另一面,并不是久待之地,雖然一眼望去什么也沒有,卻遠比外界更難行。

    如果說外界是溫柔平滑的水流,那么虛空之中就如同混亂而又濃稠的糖漿,可短暫利用,卻不可長久停留。

    不過,柳清歡有一雙由盜空蟲甲殼所煉制的法器,巨大的骨翼將他的身體攏住,每一根骨刺都獰猙地朝外張開,閃爍著幽幽星芒,將虛空破開一條道,讓他不用費什么力,便能在其中長時間的穿梭,十分適合用來逃遁和甩掉追擊。

    不過,他現在卻并不想逃,沒過多久便從虛空中鉆出,見停留在天邊的那道霞光注意到這邊,朝這邊追來了,就又遁入虛空。
【網站地圖】

摇色子比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