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79827-41337197/

第2530章 熱情
    石正峰、魏允謙他們在那坐著,過了一會兒,朱老八親自端著一個大鍋,屁顛屁顛地跑了過來,說道:“幾位爺,壓軸大菜來了,這是我們山里的鰉魚,味道鮮美至極,以前咱們這還是晉國的時候,這鰉魚是給國君上貢的貢品。”

    朱老八把大鍋擺在了桌子中央,石正峰、魏允謙他們探頭一看,大鍋里燉著一條魚,咕嘟咕嘟冒著熱氣,從那濃厚的魚湯看得出來,這條大魚是真的燉到時候了。

    燉魚最講究的就是火候,火候不到,燉出來的魚不入味。

    銅山咽了一口唾沫,說道:“看樣子這魚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朱老八笑道:“幾位爺要是喜歡,就多吃一點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氣了,”銅山早就餓得前胸貼后背了,面對這一桌子的美食誘惑,他忍不住了,拿起筷子就要去夾魚肉。

    飛影在旁邊敲了一下銅山的手背,說道:“沒規矩,爺還沒動筷子呢,你急什么?”

    銅山意識到自己失禮了,縮回了筷子,看著魏允謙,說道:“爺,您先吃。”

    魏允謙雖然也很餓,但是,他沒有急著吃,而是問朱老八,“老先生,這一桌子酒菜要多少錢?”

    朱老八說道:“沒幾個錢。”

    魏允謙說道:“到底是多少錢,老先生說個數吧,我們好給錢。”

    朱老八連連擺手,說道:“不不不,我們哪里能要爺的錢,爺替我們美言幾句,我們就謝天謝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美言幾句?我們”魏允謙想把話說清楚了再吃飯。

    石正峰按住了魏允謙,向他使了一個眼色,示意他不要再說了,先吃飯。

    石正峰看著朱老漢,說道:“我們知道了,一定會替你美言的。”

    朱老八笑得合不攏嘴,拱手作揖,說道:“謝謝爺,謝謝爺,我就不打擾幾位爺用餐了。”

    朱老八退到了一邊,銅山、飛影都看著魏允謙,魏允謙沒動筷子,他們不能開吃。

    魏允謙說道:“這是一場誤會,咱們沒把誤會弄清楚了,就吃了人家的飯菜,這多不好呀。”

    石正峰說道:“魏王,這些村民一看就是勢利之徒,他們要是知道我們不是他們要等的人,他們一定會窮兇極惡,把我們趕出去的。我們不如先吃飯,后給錢。”

    阿寶說道:“對對對,先吃飯后給錢,飯店都是這個規矩。”

    魏允謙是個正人君子,還是覺得這么做不符合道義。

    石正峰給魏允謙夾了一塊魚肉,放進了碗里,說道:“爺動筷子了,大家也開吃吧,這么一桌子飯菜可不能糟踐了,多吃點,多吃點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”銅山早就迫不及待了,甩開腮幫子,顛起后槽牙,風卷殘云似的就是一通胡吃海塞。

    安東尼把兩根筷子拿起來看了看,說道:“這兩根木棍怎么用呀,我要用刀叉。”

    石正峰朝朱老八招了招手,說道:“給我們這位胡人朋友上一副刀叉來。”

    “刀叉?”朱老八一臉的茫

    然。

    石正峰說道:“我們的胡人朋友吃飯不用筷子,用刀叉。”

    朱老八叫過來兩個村民,“聽見沒有,胡爺爺要用刀叉,快去給胡爺爺拿刀叉去。”

    兩個村民跑進了廚房里,摸索了半天,拿來了刀叉,這刀是一把菜刀,叉子是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村民對安東尼說道:“胡爺爺,我們沒有小叉子,只能委屈您,用這匕首代替一下。”

    安東尼指著菜刀,說道: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村民說道:“這是您要的刀呀,我們廚房里都是這種刀,您要切什么菜,我幫您切。”

    安東尼捂住了腦袋,嘆了一口氣,說道:“謝謝你們,把這刀叉拿下去,麻煩你們給我拿個勺子來,勺子,你們這有吧?”

    “有有有,勺子要多少有多少,這就給您拿去,”兩個村民跑下去拿了一大堆勺子過來。

    安東尼挑了一把勺子,抬起頭來剛要吃飯,嚇了一跳,那滿滿一桌子的菜,已經被石正峰、銅山、飛影他們消滅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安東尼詫異地看著石正峰、銅山、飛影,說道:“你們肚子里裝的是胃還是無底洞,這么能吃?”

    石正峰拍著圓滾滾的肚皮,打了一個飽嗝兒,說道:“你快抓緊時間吃吧,要不是我攔著他們倆,這點菜也不給你留著。”

    安東尼趕緊拿著勺子,一口一口地舀著菜。這華夏菜吃起來還是用筷子方便,安東尼用勺子舀菜,吃著很是別扭。

    吃著吃著,安東尼索性挽起了袖子,連湯帶水的用勺子舀,干的直接上手抓,管他吃相是否雅觀,填飽肚子最要緊。

    朱老八和幾個村民在旁邊都看呆了,心想,幸虧自己準備得充分,要不然這一桌子飯菜還不夠吃的。朱老八他們是按照十六個人的飯量準備的,石正峰、魏允謙他們五人一鳥,愣是把十六個人的飯菜吃了個精光。

    吃完了飯,朱老八叫村民們遞上來茶水,說道:“幾位爺,喝點茶水解一解油膩。”

    石正峰笑道:“你們想得還挺周到,謝謝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朱老八連忙說道:“我們可擔不起爺一個‘謝’字,爺替我們美言幾句,那就是對我們最大的關照了。”

    魏允謙感覺這樣云山霧罩的很難受,說道:“你們讓我們美言,在誰面前美言呀?”

    朱老八詫異地看著魏允謙,石正峰害怕暴露了身份,惹得這些村民翻臉,笑道:“老村長,我們這位爺喝多了就喜歡開玩笑,你的話我們懂。”

    朱老八嘿嘿笑了兩聲,說道:“幾位爺,天色不早了,你們今晚就住在這吧。”

    石正峰看了一眼天色,確實,他們這一頓飯胡吃海塞,天昏地暗,吃到了傍晚時分。這些天,石正峰、魏允謙他們一直在荒郊野外露宿,石正峰他們沒問題,魏允謙這身子骨嬌貴得很,時間久了可吃不消。

    石正峰朝朱老八拱了拱手,說道:“老村長,那我們就叨擾了。”

    朱老八笑道:“爺客氣了,幾位爺能住在我們村,那是我們的榮幸,我們高興還來不及呢。”

    朱老八吩咐村民們,趕快把客房收拾出來,帶幾位爺去休息。

    石正峰、魏允謙他們吃飽喝足,身上泛起一股慵懶的感覺,跟隨村民們走去,想要找一張大床,舒舒服服地躺一會兒。

    朱老八來到了石正峰的身邊,說道:“爺,您跟我來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石正峰問道。

    朱老八說道:“看東西呀。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東西唄。”

    石正峰心想,管它是什么東西,看就看唄,反正也不花錢。

    石正峰跟隨朱老八走進了祠堂的一間屋子里,昏暗的屋子里有五色霞光在閃閃發亮。石正峰仔細一看,一張大桌子上面擺著一個鐵籠子,鐵籠子里面關著一只蜥蜴,那五色霞光正是從蜥蜴身上散發出來的。

    朱老八指著蜥蜴,說道:“這就是五色蜥蜴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還有這樣的蜥蜴,有意思,有意思,”石正峰想要伸手去逗弄逗弄那蜥蜴。

    朱老八連忙攔住了石正峰,說道:“爺,使不得呀,這五色蜥蜴身上有劇毒,沾上一點就沒救。”

    石正峰皺起了眉頭,說道:“這么一個毒物擺在這里干什么,外面還有小孩子呢,萬一傷了小孩子怎么辦?”

    朱老八說道:“爺,放在這里比較安全,為了捉住這只五色蜥蜴,咱們村子可是死了三個人呢。”

    石正峰問道:“你們捉這只蜥蜴干什么?”

    朱老八愣了一下,說道:“這不是君爺的意思嗎,君爺要吃稀奇古怪的野味,什么野豬、野雞、刺猬、穿山甲都吃膩了,除了這五色蜥蜴,咱們村子附近再也找不出什么稀奇的野味了。”

    石正峰指著五色蜥蜴,說道:“這玩意兒有劇毒,你要給人吃,不怕吃出人命來?”

    朱老八笑道:“爺放心,只要宰殺的時候把血放干凈了,不弄破毒腺,這五色蜥蜴吃起來沒問題,味道還鮮美得很呢。”

    石正峰看著那五色蜥蜴,嘆了一口氣,說道:“天生萬物以養人,人無一德以報天。吃吃吃,吃吧,舌尖上的罪惡積攢多了,早晚會有清算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石正峰走出了祠堂,朱老八親自帶著石正峰來到了一座院子里。

    這村子里住著一百多戶人家,原本有幾個富戶,后來魏亮之打土豪分田地,富戶都被清除干凈了,田地財產都被村民們瓜分了,現在這村子里沒有太富的人家,也沒有太窮的人家,是魏亮之生前理想的農村社會。

    朱老八叫村民們把以前富戶家的大院子收拾收拾,騰出來,供石正峰、魏允謙他們居住。

    石正峰走進高屋大廈里,看了看,挺滿意,“不錯,這房子不錯,老村長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爺客氣了,客氣了,”朱老八那一張老臉笑得像一朵菊花似的,說道:“幾位爺,你們在這休息,有什么吩咐,盡管喊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朱老八退了下去,石正峰、魏允謙他們一人一間屋子,享受起了土豪的待遇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雪落關山
【網站地圖】

摇色子比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