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2563-41337177/

第二百六十七章 差的那一點兒
    大概是太孫的話起了作用,這次皇帝再見邵毅,好像忘了上次對邵毅的不滿,平身之后就賜了座。

    皇帝接過孫從山遞過來的條陳和一個薄薄的冊子。

    首先看的是千里眼的研制計劃。

    待扉頁上的字跡映入眼簾,不由皺了皺眉,看向安坐一旁的邵毅,問道:“這字跡不似女子所寫,難道此事還參與了別人?”

    事情還沒個定論,就有更多人知曉此事,這不是皇帝所愿。

    邵毅連忙躬身回道:“稟陛下,因此事重大,陛下又要的著急。所以,這些都是夏氏宴清出的底稿,由微臣謄寫。”

    “嗯,字寫得不錯。”皇帝點了點頭,很滿意邵毅的謹慎。

    這才開始翻看條陳里的內容。

    就像夏宴清自己說的那樣,她這份計劃,提出了兩個方案。

    其一,是由清韻齋作坊研制千里眼,并按照朝廷需要的數量加工制作,秘密供應。

    其二,清韻齋只負責研制千里眼,成功后,把技術賣給朝廷,由朝廷自行制作。

    兩個方案在研制時期是一樣的,為了保密,人員安排很簡單。由夏宴清自己主導,輔助以一個打磨工匠,和夏家派往清韻齋窯場做事的兩個家奴。

    研制工作設在夏宴清在窯場的辦公房內間。就近,又在辦公房隔壁,辟出一個小房間,用于玻璃片研磨。

    從千里眼開始研制,一直到成功,安全保衛事項由邵家護衛負責。千里眼制作區域,閑雜人等一律不得靠近。

    研制成功之后,若選擇第一套方案,由清韻齋投入生產的話,依照千里眼受管制程度,需求量應該很少。所以,在玻璃構件方面,只需要喬辰生用制造千里眼的特殊模具,一次性制作若干玻璃片。

    之后,送入千里眼的特別打磨工坊,對玻璃片進行一定規格的打磨和拋光。

    千里眼的其它構件,需要分別委托不同的工匠作坊進行加工。

    關鍵結構則由清韻齋自己制作。

    最后一步,把所有部件集中在清韻齋特別作坊,進行組裝。

    在這個計劃書,也就是所謂的條陳結尾,清韻齋推薦朝廷選擇第二個方案,也就是,由朝廷購買清韻齋的制作技術,至此,千里眼一切事宜都由朝廷安排,清韻齋不再參與此事。

    在一起還在附錄中強調了:千里眼研制成功與否,機緣的成分很大,順利的話,也許很快就能成功。也有可能找不到門道,大約需要很長時間。

    皇帝一邊看,一邊點頭,不過一天的時間,夏家女就能把事情想得這么周全,已經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而夏宴清推薦的第二個方案,也很合皇帝的心意。

    千里眼技術在研制過程中,只有夏宴清和夏家兩個小廝具體參與。甚至其中的關鍵,很可能只有夏宴清一人知道,兩個輔助的小廝只能看個表皮。

    成功之后就把技術賣給朝廷,只要夏宴清能保守秘密,千里眼這個有利的軍中輔助工具,就徹底掌握在朝廷手中了。

    結合這個提議和太孫昨天的敘述,夏宴清在皇帝眼中,差不多就是有才干、而且很知情識趣的存在。

    所差的那一點或者好多點,就是千里眼是否真的能做出來。

    一旁隨侍的孫從山,見皇帝不斷點頭,自是知道皇帝心情不錯。

    他瞟一眼邵毅,如此看來,這位又在皇上面前辦了件出彩的事。有襄親王的情分,再有太孫的好感,又能不斷讓皇帝認可……這位的前途,差不多已經能預見到了。

    小心觀察皇帝的邵毅,也是心下大安。

    他抄寫的時候就看出,這份計劃書可以說很簡單、很粗略,甚至連所謂的千里眼的大約外形和結構都沒給出來,也未提及如何著手研制。

    但是,在他看來,千里眼現在還只是一個初步構想,其它的,當然要在不斷的試驗中慢慢實現。

    所以,這份計劃書的關鍵在于,要讓皇帝對研制的保密性有足夠信心。顯而易見,夏宴清做到了。

    定下基調的皇帝心情很輕松,再去翻看玻璃制作方法和原料配制。

    看了一頁,一頭霧水。

    再看一頁,依然是一頭霧水。

    什么石英石、長石、螢石,還有坩堝、雙金屬、熔制溫度,在皇帝這里,完全就是沒概念。

    皇帝揉了揉額頭,問邵毅道:“這東西是你謄抄的,你能看懂嗎?”

    邵毅內心止不住的發笑,哼!讓你搶阿燦的玻璃技術。這下,看的頭疼了吧?

    面上卻極為恭敬,說道:“稟陛下,微臣,能看懂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能看懂,是因為他在玻璃作坊轉了不止一次。皇帝呆在深宮大院,居然還煞有介事的拿著觀看,能明白才怪。

    好在慶元皇帝也不是那種狂妄自大、一定要事事都比別人高明的人,尤其這種需要動手的工匠業,他這個上位者不懂是應該的。

    “孫從山。”皇帝叫道。

    “奴婢在。”

    “讓人宣曲江即刻進宮。”

    孫從山領命而去。

    曲江是將作監的掌事人,宮中所用事物和各種異器打造,都是有將作監負責。

    千里眼需要的保密程度較高,需求量卻不多。所以,皇帝不打算讓軍械處插手,由將作監承擔這種小規模的物事,更便利、更不惹人注目。

    這時把曲江找來,讓他評定玻璃制作方法是否合理可行,順便讓他聽聽千里眼的構思,有疑問,也好當場向邵毅詢問。

    他身為將作大監,應該能看出冊子里的內容是否有可行性。

    將作監距離皇宮不遠,孫從山又吩咐的急,打馬一個來回,曲江很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覲見、磕頭、平身一連串下來,皇帝賜座,曲江才詫異的看一眼邵毅。

    不知道有什么事,既能牽扯到邵毅,還要把他召來。

    曲江是個留有濃密胡須的中年人,身材魁梧,大概因為管理著工匠業,看起來有些粗糙,更像武將一些。

    他和邵毅從未有過交集,甚至都沒打過照面。

    只不過,邵毅是京城的風云人物,雖然是那種名聲不怎么樣的風云,但也足夠讓曲江知曉。

    “曲愛卿。”皇帝抖了抖手上那本薄薄的冊子,說道,“你瞧瞧這個,看看這做法是否合理。”

    邵毅聽著,視線不由得就移向上方,默默地把頭偏向一側。

    皇帝這話說的,好似他看不懂玻璃制作方法,都是因為他家阿燦沒寫明白似得。
【網站地圖】

摇色子比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