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3468-41337150/

第五百一十二章 天災(二)
    安小語看著這個五層的金字塔,大概明白了。星能既然要通過生靈來體系哪里亮,那么終究逃不過第三層和第四層的范圍。就算是修行者的至高強者,也不過是介于第三層和第二層之間,改變自然之后便會被守墓人拎出來打屁股,何況是覺醒者?

    所以一百單位的星能和兩千單位的星能,都是無所謂的東西,都不會讓天道察覺到異常,到時候守墓人會處理。

    但是她還是很好奇地問:“那天道呢?天道還要再上面一層嗎?”

    管理員笑笑,伸手在五層金字塔外面畫了一個巨大的圓圈,將整個五層金字塔包圍起來,甚至這個金字塔在圓圈里面所占的面積都顯得極其之笑,他說道:“這個就是天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安小語看著管理員那種“哈哈!你沒想到吧?”的表情,就覺得很賤,很想上去親一口,但是她忍住了。

    從管理員那里出來之后,安小語很快地就將這個消息給了許何為,許何為松了一口氣之后,瞬間就將新的等級劃分給寫了出來,規定了一個一百單位星能以上,具有比掠奪者更高等級力量的星能持有者的新等級。

    天災。

    天災的級別一出世,馬上就引起了關注,很多人都開始猜測,天災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力量,是否在真的具有火山、地震、風暴、海嘯那樣的摧毀力,同時也開始警惕著,身邊是否有想要成為掠奪者甚至天災的覺醒者存在。

    而安小語這個時候已經不打算管了,她還要趁著整個帝國都在混亂的時候,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這方面的見解上,車梓暢顯然和安小語是相同的。

    帝國如今正在改革和混亂的雙重影響下,暴露出了各種各樣的弊端,當然在這些弊端之下,也浮現出了無數的機遇。如果是明眼人的話,一定能夠看出,無論是在政界,在商界,在軍界,甚至在地下世界當中,都存在著這樣的機遇。

    車梓暢派了點墨見到安小語,邀請安小語第二天的時候去茶樓喝茶,他沒有說是有什么事情,但是安小語知道,車梓暢此次所謀不小,很可能是要將灰繩的洗白向前推動一大步。

    想了想之后,安小語答應了下來,然后回到了家中,開始整理自己手頭有關灰繩的資料,開始按照王賅之前跟她說的三個要素,整理自己所知道的信息,找到自己能夠抓住的要點,制定一個合適的計劃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安小語按時應約,走進茶樓,就發現整個茶樓已經被車梓暢給包了下來,或者說這個茶樓就是灰繩的產業。車梓暢坐在茶樓的雅座上,茶樓里面各個角落都站著灰繩的手下。

    一道俏麗的身影在正坐在車梓暢的一側,嫻熟地沏茶,將兩杯茶斟滿,送到了茶桌的兩邊,安小語也就坐了下來,看到這邊的這道人影,果然是韓江雪。

    大名鼎鼎的大明星,當初清純靚麗,如今已經多了一些媚態,似乎最近也不是太接戲份,看樣子是一直在車梓暢的身邊了。

    安小語不知道車梓暢這樣的人到底有多少的女人,從他隨隨便便就能夠對韓江雪下手來說,安小語是打死都不會相信他是一個專情的人。而且為了灰繩的未來,他也不可能讓自己動真感情。

    甚至有可能,他還曾經親手殺掉過自己喜歡的女人。

    不著聲色地看了一眼身邊的韓江雪,安小語看到她跟了車梓暢這么久,態度依然謙恭,表情依舊自然,看來也是一個聰明的女人,沒有想過從車梓暢這里獲得更多的東西。

    安小語的心里輕輕松了一口氣,她可不想有一天聽說車梓暢殺了自己認識的這些人。

    車梓暢擺了擺手,韓江雪笑著對安小語點點頭,算是打招呼了,然后站起身退出了茶室。

    安小語看著車梓暢說:“你今天肯定不是為了請我喝茶的,不然也不會準備這么差的茶葉。”

    車梓暢笑著說道:“當初逸香軒被覆滅,幾個老家伙拼死拼活,把整個逸香軒都搞得像敢死隊一樣,很多的倉庫和店面都被他們自己一把火少了個干干凈凈,不管是毒品還是茶葉,全都付之一炬。后來我們的人就找到半包掉在柜臺后面沒有被燒干凈的,今天我給泡了。”

    安小語端起茶杯來喝了一口,皺著眉著搖頭:“全是糊味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車梓暢說著,也是喝了一口,果然同樣皺起眉頭:“真的,全是糊味。”

    兩個人放下了茶杯,算是寒暄過后,車梓暢給兩個人換了一杯干凈的開水,放在茶桌的兩邊,示意安小語喝水,先開口說道:“逸香軒的那塊地盤,果然很快就被人收走了,根本就沒給其他的勢力一點下手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理所當然的,就算給了機會他們也不會想要插上一手,你就更不用說了。”安小語漱了漱口,隨便將滿是糊味的漱口水吐在了旁邊的一個空碗里面,看得車梓暢一陣別扭。

    別扭雖然別扭,但是車梓暢還是繼續說:“就在昨天,我收到了一個消息,據說是西北城區最近出現了兩個老大,一個姓金,一個姓童,背后都是手眼通天的大佬,也不知道利益到底是如何分配的。”

    安小語搖頭說道:“逸香軒覆滅,灰繩要洗白,其他兩個勢力不動彈,就說明帝都終究還只能是四個地下勢力,不可能出現六個甚至八個,或者只有三個,這樣是不平衡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上面的那些大佬,背后有什么交易都不知道。”車梓暢輕松地笑著,一點都看不出來有什么苦惱和緊張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知道就有鬼了。”安小語翻了個白眼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車梓暢笑開了:“其實我也只是猜測,畢竟上面的事情,我們確實接觸的不多,地位太低沒有辦法,格局并不足夠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金銀銅鐵的都靠在哪個山頭上?”

    “據我所知,兩個老大在開始就透露出了一些自己的出身,用來震懾宵小,同時也為了收服人心。姓金的背后是一位姓劉的朝閣委員,而姓童的背后是一位姓馬的朝閣委員。”

    “馬生時?”安小語放下了茶杯,看不出有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車梓暢仔細觀察著安小語的變化,說道:“是的,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應該是馬生時。如果我沒猜錯的話,應該是馬生時先要插手西北城區,但是好巧不巧他惹了你,讓劉委員有機可趁,所以就橫插了一手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這個可能。”安小語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還以為你在調查馬生時呢,這點小事怎么可能不知道?”車梓暢有點詫異。

    安小語搖頭:“調查馬生時做什么?我們確實有些事情產生了矛盾,但是這些事情都是以前的陳芝麻爛谷子,解決完就完事兒了,如果他不主動招惹我,我也不會去動他,當然,如果把我惹急了我也不需要調查。”

    車梓暢直接打了個寒戰,他當然知道安小語說的意思。

    馬生時這樣的這個,身后的勢力盤根錯節,誰也不知道他手里到底有什么樣的資源,和他明爭暗斗顯然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。但是對于別人來說,他們只能選擇爭斗或者屈服,但是安小語不一樣。

    車梓暢已經聽說了,安小語有一種能夠將自己整個從天地之間抹除的能力,如果她想要殺一個普通人,沒人會知道是她干的,這樣的手段著實可怕。

    干咳了一聲掩蓋自己的恐懼,車梓暢說:“馬生時此人確實不需要太過糾纏,糾纏反而會讓自己難受,但是現在他插手了西北城區,看來也是想要在時代更迭的時候,最后撈上一筆,可惜半路殺出來一個對手。”

    安小語想了想說道:“我覺得還是馬生時的勝算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車梓暢也點頭:“確實,倉促行事怎么可能勝得過深謀遠慮?從逸香軒的背后和逸香軒覆滅的時候,所有的事情都有朝閣的影子在參與其中,八成就是馬生時在背后操控了,看來老家伙早就有所謀劃,只不過是你的出現加速了逸香軒的消失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沒猜錯的話,劉委員很可能是要利用姓金的來要挾馬生時,最后尋求一種雙方的平衡,并沒有意圖掌控西北城區,而是希望能夠在馬生時占領整個西北之前,就確定好自己要分一杯羹。”

    車梓暢也是如此想:“但是如果我沒猜錯的話,最終劉委員會吃大虧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吃不吃虧跟我們有什么事情?現在西北城區最后歸于童姓是必然的,如果不出大差錯的話。那么就應該考慮一下之后的事情了。”安小語略有深意地說道。

    既然車梓暢已經將自己得到的消息分享了出來,說明灰繩的誠意已經到了,如果昨天沒喲經過王賅的教育,安小語恐怕還會一廂情愿地認為這是雙方的交情使然,但是現在她已經知道,是時候展開正式的談判了。

    車梓暢也是略帶詫異地看著安小語,本來他還以為這次又要像之前一樣無功而返,但是就算是做無用功,也算是給安小語體現報信了,誠意到了就好,但是沒想到安小語居然這么上道了?

    車梓暢其實都沒有什么準備,但是在這一瞬間,他的腦子瘋狂地轉動著,下一刻便開口說道:“說實話,灰繩的洗白已經走上了正規,自從上次起源在帝都鬧大之后,我趁機將大部分的反對聲音都鎮壓了下去。但是目前來說問題還是存在的,這些反對的聲音雖然沒有再次鬧事,但是背后卻拖著我們的后腿,而且加上上一次有利有弊,得罪了很多的勢力……”

    安小語馬上會意,說道:“我最近正好想要在東南城區盤一個修行者的店鋪,培養一下自己的手下,而且最近也得到了一本相當不錯的修行功法,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合作?”

    車梓暢想了想說道:“你想要怎么合作?”

    安小語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:“這個合作對灰繩來說很有利,灰繩幫我把東南城區最大的修行館給盤下來,到時候灰繩的股份不變,而起我在修行館的負責人也會加入到灰繩當中,培養出來的手下也會跟著他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豈不是會在灰繩當中多增加一個訓練有素的修行者隊伍?”車梓暢眼前一亮,馬上就明白了安小語所說的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有了新的勢力,就會有新的利益分配,有了新的利益分配,就會有互相的爭斗。但是我覺得,你們組織內部的那些反對力量,說破了天也不可能有太多的修行者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肯定的,灰繩的修行者一直都是我們四個人把控著,其他人只有合作權沒有調用權,這是灰繩核心的根本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人進入回升之后,很容易就可以將利益的最大分配給搶奪在手里面,而且理由正當,不會讓你難做。到時候那些人就會覺得你大權旁落,隕落在即,便會變本加厲,到時候……”

    車梓暢沉默了下來,開始沉思。

    安小語所說的提議,確實是很符合灰繩的利益,而且也很符合他的設想。

    如果安小語的人帶著大量的修行人進入灰繩,必然會占據灰繩最大的利益部分,到時候那些存有異心的人就會覺得,車梓暢的時代已經過去,然后紛紛跳出來和安小語的人進行爭斗。

    到時候,安小語的人就可以將這些人一個一個地殺掉,沒有車梓暢的命令,也就不會讓其他人感覺到心寒。反而是讓他們知道,灰繩的換代迫在眉睫,只有跟著車梓暢洗白,才能夠在這個修行者爆發的時代脫離危險的地下世界。

    看起來似乎對灰繩和車梓暢來說是有絕對的優勢,但是這件事情是有前提的。這個前提就是,安小語的人會將灰繩從地下世界“擠出去”,雖然營造出了一種灰繩順應潮流洗白的表象,但是最終掌控東南城區的人,還是安小語。

    和整個東南城區的利益相比,灰繩所得到的利益顯然是不夠的。

    這就是所謂的利益付出和獲得之間的對等。

    車梓暢所尋求的不只是洗白,而是在洗白和洗白之后的很多事情上,繼續與安小語之間的合作。畢竟安小語是修行大世當中的一艘大船,上去就不要下來才是最好的選擇。

    所以他要盡量地將利益平衡,就算他想要向安小語表示自己的誠意,也不可能將東南城區這樣的一大塊利益就這么輕松地交出去,這樣對雙方都沒有好處。

    抬起頭來,看著安小語胸有成竹的樣子,車梓暢忍不住笑了一下,臉上的嚴肅瞬間消失。

    安小語納悶:“你笑什么?難道我說的不對嗎?”

    車梓暢搖搖頭,說道:“沒有,你說的都很對。我只是覺得,你是不是到了什么情況下,都能夠這么快地適應,這么快地學習吸收,然后讓我們這些合作者和你的敵人措手不及?”

    安小語也笑了:“畢竟我是執黑者,不是嗎?”

    兩個人哈哈笑著,越小越大聲。

    車梓暢說道:“明人不說暗話,灰繩還需要更多的幫助。”

    安小語點頭:“既然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,就不如直接說開。我知道你之前不管是搶奪雷書還是把起源的實驗成果給悶下來,都是留著后手的,就是為了擺平當初留下的后遺癥。”

    “確實是這樣,但是這樣的情況反而更尷尬,我們有拿得出手的利益,但是卻再也不能夠尋求其他勢力的合作,因為對于地下勢力來說,一次違約就代表著終身不會被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們需要我做為中介人。”安小語說道:“不管是第一雷家還是三千學院,或者是軍委和監察部,我都可以幫你做中介人,將雷書的扉頁交還給第一雷家,我幫你說服管山桐,讓雷家當做沒看見灰繩的洗白,你們就不用擔心修行者的報復,沒有修行人敢在第一雷家默認的情況下對你們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們可以將起源的實驗成果交給三千學院,那軍委和監察部怎么辦?”車梓暢盤算著。

    安小語哂笑:“你太小看起源了。當初他們鬧出那么大的動靜搶奪的實驗成果,你以為是那么簡單的?這個實驗成果要直接交給監察部,中間只能經過我的手,否則就不是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車梓暢愣了一下:“果然如此,我就覺得這個東西一定是不得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涉及到可以堪比以神入道的科學實驗,你覺得會對人類社會產生什么影響?甚至可能導致整個世界的毀滅。”安小語敲著桌子直接說道。

    車梓暢嚇了一跳,他雖然智謀無雙,但是對于高層的事情還是不太了解,根本沒想到這件事情如此嚴重,于是點頭說道:“那這樣三千學院、軍委和監察部就好說了,然后還有魏家……”

    安小語的臉上也輕松了少許,說道:“魏家不過是魏方圓而已,魏教授按道理來說死有余辜,雖然有點可惜,但是我承認這個結果,只不過你們出手太快了,到時候讓點墨不要跑了,給魏方圓打一頓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這下車梓暢也有點蒙了,怎么感覺這么不靠譜?

    安小語安慰他說道:“放心,打不死的。”
【網站地圖】

摇色子比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