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3517-41337205/

第121章 唯獨不能舍棄你
    五分鐘后替換:人是被兩名奴仆用溥板抬來的,一群人氣喘吁吁急急忙忙的將溥板上的人落到了門前。

    看到溥板上的年輕男子還在不停的抽搐,因痛苦而扭曲的一張臉上也是鐵青,口中還不停的有涎水淌下來,濡濕了衣襟,仆婦們無不掩飾嫌惡的避了開。

    這幅樣子哪里還有從前的“豐神俊朗,風度怡然”,哪怕是庶子,他們鄭家的十四郎也是這整個滎陽郡中其他士族子弟所不能及的,可今天這模樣若是傳了出去……老夫人心中念叨著,心也跟著一陣抽搐起來。

    “快送進去吧!快送進去吧!”她連聲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兩名奴仆應命,擼起袖子又準備抬起溥板急吼吼的往前沖,誰知那站在門前的男孩子突地就攔了他們的路,將目光指向老夫人,正色問:“我卿哥哥要的東西呢?你們都帶來了么?”

    一手交貨,一手交人,這小子還真不是那么好糊弄。

    在老夫人的目光示意下,一名管事老嫗抱著一只描金填漆的黑匣子走出來,連聲道:“在這里,在這里。”又故意向老夫人稟報道:“這只匣子是老奴從十四郎房間里找到的,老奴也問了十四郎身邊的小廝,說這里面的東西正是十四郎前些日子從這村子里尋來的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伸手就要去打開匣子,卻又好似顧慮什么忙松了開,作出一幅痛心疾首狀:“這個孽障,他果然奪了人家的東西,都是老身教導無方。”又吩咐那老嫗,“你快,將匣子給小郎君送去!”

    老嫗垂首應是,忙舉著匣子恭敬的送到了男孩子面前:“還請小郎君代為轉告你家主子,求她大人不計小人過,救我家郎君一命,待我家郎君好轉,老夫人必定還會有重謝。”

    男孩子一把奪過那黑漆木匣子,打開翻看了一遍后,才冷聲懶洋洋的說了句:“那便送進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是!”仆婦大喜,老夫人也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兩名奴仆再次抬起溥板,將人送進了屋內,剛放下溥板,正準備退出去時,二人抬首便望見了端坐在屏風一側的“少年”,只覺眼前的人兒好似畫里走出來的一般不真實,令人心中不自覺的一顫。

    這便是神醫么?若說是神仙也不為過啊!

    兩名奴仆心中暗嘆著,怔了好一會兒后才在男孩子的催促下悻悻然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?你們看到那神醫了么?長什么樣?”見兩名奴仆出來,李氏忙迫不及待的問。

    那兩名奴仆直到此刻都還有些失神,躊躇了好半響,其中一個才答道:“奴雖沒看清長相,但也覺得那神醫的風度氣質就跟仙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仙人啊!仙人好,如此說來,也算是我家十四的福氣,應該是有救了。”老夫人聽罷驚喜直嘆,唯李氏在一旁撇嘴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誰說仙人就一定能治好那孽子的病了,說不定只是這兩人故弄玄虛所玩的把戲。

    “那阿家,我們現在怎么辦?”李氏問,總不能一直站在這里吹冷風吧!看這位“神醫”的樣子,也不打算請他們到屋里去坐坐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等在這里,我孫兒什么時候出來,我們就什么時候回去。”老夫人一眼就看出了李氏的心思,肅容沒好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因是初春乍寒還暖之際,夜間的風還很些有料峭,一眾人早已吹得縮脖子抱胸渾身顫抖起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這十四郎到底什么時候能出來?萬一是不出來,他們難道還要一直等下去?

    門外夜風習習,屋子里卻是其樂融融喜氣洋洋。

    “卿哥哥,沒錯,就是這些了,這些便是姑母……也就是你母親給你留下來的東西。”男孩子將匣子推到了蕭陌玉面前,一臉高興的說道。

    蕭陌玉也伸手將匣子里的東西翻了一遍:有良田鋪子,也有部曲身契,另還有一些犀角瑪瑙之類的珍貴飾物,以及一些書畫之類的藏品,雖不多,可看著也不像是什么凡物。

    “我母親她是什么樣的人啊?”蕭陌玉忽地喃喃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男孩子正要回答,轉眼看到一旁還在地上哆嗦個不停的鄭十四郎,又拉下了臉色,轉向蕭陌玉道:“卿哥哥,這鄭十四郎已經送上門來了,我們現在怎么辦?”

    蕭陌玉沒有回答,男孩子便湊過來,一臉神神秘秘道:“不如,我們先給他喂口屎吃吧,這小子錦衣玉食慣了,一輩子什么都吃過,應該就屎沒吃過了。”說著,他晶光閃爍的眼中早已有了躍躍一試的雀躍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鄭十四郎頓時雙目圓瞪,抖著身子嗷嗷大叫起來,只不過因為說不出話,沒有人能聽懂他到底在叫什么,因何而叫。

    而門外聽到叫聲的老夫人心跟著揪了一下,就想進屋看看,卻被李氏攔住道:“阿家,我聽說這病人在治病之時都會有些痛苦,十四郎病成這樣,難免要受些苦楚,您就別擔心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心道:也是,許是這神醫開始施針了,十四長這么大沒吃過什么苦,卻要受這種病痛的折磨,想想還是有些凄凄然,但一想到他現在這幅模樣,又狠下心來,若是能治好這病,這點痛又算什么,總好過讓人見了恥笑。

    此時的鄭十四郎心情自然是無法言喻,看到男孩子走到面前,一張如桃花般的臉笑得燦然又得意,內心憤憤本想沖上去給他一拳,奈何抖成篩糠的手已完全不聽使喚,最終他也只得拿一雙小眼使勁的瞅著男孩子看,恨不得雙目化利劍,看死他。

    但幻想畢竟是幻想,在現實面前終究會破滅。

    男孩子已俯下身來,一只手輕拍著他的臉笑瞇瞇道:“怎么樣?鄭十四郎,我早說過,上天是公平的,這壞事做多了總會有報應,不是不報,而是時候未到,哪怕你是滎陽鄭家的公子又能怎么樣,你現在這幅樣子怕是連鬼見了都會嫌棄吧!”說完,那只手已揚起來,狠狠的摑到了鄭十四郎臉上,打得他鼻歪眼斜,鮮血直流,想哭又哭不出來。

    男孩子在鄭十四郎身上拳打腳踢的發了一通的脾氣,最后累了才有些氣喘吁吁的坐到了地上。
【網站地圖】

摇色子比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