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3786-41337178/

第228章 減壓記事簿(19)
    “通用點也不夠用了,得學一些雜項來掙通用點。

    隨著修煉的武功越來越高深,適合修煉的場所就越來越少。

    書上說修為高深者大多現身在荒山野嶺中,看來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歐陽如玉深吸一口氣,躺在了地面上,“沒錢吶!”

    “叮鈴鈴——”手機傳來一陣響聲,如玉眼睛一亮,剛想瞌睡就有人來遞枕頭,難道是誰知道她比較缺錢所以給送來一些任務?

    撥打過來的號碼是一個陌生號碼,如玉接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如玉姐,你現在方便嗎?”一道女聲特意壓低著嗓子道。

    如玉一下就認出了這是徐卉的聲音,好奇地問:“方便啊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徐卉的聲音隱隱約約從手機里傳來,“我就說吧,她應該沒什么事!”

    不一會兒,手機就傳來一陣男聲,“如玉,我是徐士豪,上次你不是跟說如果有盜墓團隊出現,在市面上賣害人的玩意就跟你說嗎,我最近觀察到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,沒課,歐陽如玉一大早就來到了跟徐家兄弟約好的見面地點。

    來的時候出了點意外,多帶了一個人,那就是凌俊達。

    人來人往茶餐廳里,兩人點了份腸粉和兩杯檸檬茶。

    此時桌上皆是盤子空空,他們很快就把腸粉吃完了,無所事事地喝著檸檬茶。

    歐陽如玉時不時看了看周圍,轉頭向凌俊達道:“說好了啊,這是你要跟我出來,不是我慫恿你帶著你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凌俊達脾氣暴躁,有些不耐煩地說:“知道了,你能別一句話重復這么久么,好啰嗦!”

    歐陽如玉挑眉,雙手環胸:“要不是看你是武者工會的貴客,李大哥招待的外賓上,你以為我想理你啊?”

    凌俊達將頭別過去,嘟囔著說:“反正整天都在鍛煉也不好,找個時間去玩一玩,緩解心情。”

    歐陽如玉用手撐著額頭:“我這不是去玩,是去調查,你玩樂發泄壓力的愛好這么特別?”

    凌俊達捏了捏拳頭:“反正能動手就對了!”

    歐陽如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看來這個人純粹是手癢了。

    “久等了久等了!”徐卉和徐士豪推開門走了進來,看見她們后目光一亮。

    這兩個人本身年齡不大,以前要裝成神棍去騙人,所以打扮都比較老氣。

    歐陽如玉還是第一次見他們符合年紀的打扮,挺青春的,跟在校大學生沒什么兩樣。

    不靠騙人為生,這兩人也卸下了一層心理負擔,活得堂堂正正,不畏畏縮縮。

    “這位是?”徐士豪問道。

    歐陽如玉輕抬了頭,面不改色:“我朋友,他對案件很感興趣,武力也很強大,過來幫我的忙。”

    徐卉跟徐士豪聞言有些不好意思,“還不確定消息是真是假,要是給你添麻煩那就過意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歐陽如玉搖了搖頭,笑瞇瞇地說:“沒事,反正我們最近閑的無聊,也想找點事情來干干,聽到你這里有事就過來了。

    白跑一趟也沒關系,出來走走也好。”

    徐卉跟徐士豪在前面帶路,路過一條有著許多店鋪的街道后,他們來到了相對店鋪較少的街道。

    這條街道隱藏在大街道背后,只有一條小路才能到達,頗有種曲徑通幽之感。

    觀其店鋪的裝修,就更加有這種感覺了,這些店鋪裝修清一色都是古風,透著濃濃的古風韻味。

    歐陽如玉發現有唐朝的建筑,也有宋朝的,當然清朝是最多的。

    不看里頭,光是看外觀,她們仿佛來到了專門拿來拍古裝戲的橫店某處。

    “《羅記珍寶閣》、《天下古寶》、《鑒寶觀》、《琉璃珍寶鋪》……這些全都是賣古董的吧?”

    凌俊達觀察了一會兒,問。

    徐士豪點了點頭:“對,這片區域全都是賣古董的,號稱網羅天下奇珍,無所不收,無所不賣。”

    徐卉補充:“前幾天我路過這兒的時候,還看見其中一個店鋪收了幾條大蛇,那些蛇足有兩三米長,頭是尖的,牙尖嘴利看著就恐怖!”

    歐陽如玉嘖嘖稱奇,“那還真的是無所不收啊!”

    徐士豪咳了咳,“當然,國家保護的珍稀動物是不會收的。”

    徐卉嘀咕:“你這話說出來誰信啊!”

    歐陽如玉笑笑地說:“現在都是法治社會了,違反犯罪的事情很少有人鋌而走險去干了。”

    徐士豪連忙附和:“對對對!”

    他頗為謹慎,帶她們從頭街逛到頭尾,把所有店鋪都看完了,才左右看了看,小心翼翼地說:

    “發現中間那間裝修的很豪華大氣的店鋪了嗎,明黃色那間店鋪,它隔壁有一間朱紅色的小店鋪。”

    歐陽如玉看過去,發現那間店鋪裝修的也很古色古香,不過是“窮酸”的古風。

    風格從外面看上去挺寒摻的,擱在古代也是窮人家所住的屋子,其他店鋪相比起來算是大戶人家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個店鋪要售賣從墓里盜來的古董嗎?”如玉問。

    徐士豪神情凝重:“對,就是這個店鋪,我是在明黃色那間店鋪打工的,跟周圍店鋪的工仔關系不錯。”

    “那間小店很奇特,店鋪只有老板一個人,沒有聘請過工人,開店的時間也很任性,有時候下午開,有時候晚上開,有時候干脆不開。”

    歐陽如玉他們來的早,現在還沒到早上開門的時候,等過一會兒,就會陸陸續續有人過來開門了。

    “我在這里打工也有一個多月了,但只見過隔壁的老板三四次,他經常消失無蹤,見他們店有時積了灰上面有臟東西,順手就會幫他打掃一下。

    老板可能是從監控錄像里看到我幫忙打掃,對我態度挺和顏悅色的,每次看見我都會笑瞇瞇地跟我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下午的時候我看到他過來了一趟,那時我站在門外寫毛筆字,看能不能拉攏一些客人過來。

    客人還沒拉攏來,就看見隔壁的老板走進去沒多久又匆匆地走了出來,手里拿著一塊青色的方硯。

    那塊硯我一看就知道是正品,刻在上面的玉石也很通透,是他店里的一個鎮店之寶,就好奇地問了他一句要去哪里?”.
【網站地圖】

摇色子比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