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4161-41337138/

第291章:成親
    駙馬府

    梳洗過后,蘇云正準備就寢,就看丫頭走進來道,“二小姐,少爺來了!”

    蘇云聽言,看看天色,整理一下衣服,“讓他進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丫頭走出去,很快蘇宇走進來。

    “這一整天你都跑到哪里去了?今日蘇言認親,你作為弟弟不露面也就算了,連個賀禮都沒送,沒得讓他人笑話,說我們手足不合。”

    蘇宇看蘇云一眼,沒回答,在一邊的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看蘇宇木著一張臉,蘇云撇了撇嘴,也沒在念叨,在他身邊坐下,看著他,“你用過飯了嗎?要不要我讓丫頭去給你做一些?”

    蘇宇聽了,看看蘇云,靜默少時開口,“你看起來心情好像很好。”

    蘇云點頭,笑笑,“嗯,是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因為蘇言認了王爺做祖父,明日又將順利嫁到侯府了。所以,你覺得可以看跟著沾光了,是嗎?”

    蘇云笑笑,一臉理所應當道,“姐妹之間相互幫襯本就是應該的。”

    不管蘇言心里現在是怎么看待她這個妹妹的。可是她們是親姐妹這是誰都無法改變的事實。

    那些想看不起她的,瞧不上的,日后再想欺辱她,也必須掂量掂量了。想著,蘇云不由笑了起來,對著蘇宇道,“陸貞婉你知道吧!就是那個偶爾跟著七王妃來這里看望長公主,然后仗著自己是七王妃的胞妹,總是覺得自己高人一等,每次對我都冷嘲熱諷的人,今日看你沒去到賀,就又在哪里呈口舌之快,想讓人覺得我們手足不和。結果呢?你猜怎么著?”

    蘇云滿臉笑意,難掩愉悅道,“結果,卻不巧剛好被寧侯爺給聽到,然后寧侯爺直接讓人去查陸通,看他有沒有做過什么魚肉百姓的事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陸貞婉當時的臉色,蘇云忍不住直接笑出聲來。

    蘇宇聽了垂眸。

    寧侯果然是寧侯,報復來的直接又明目張膽。

    但凡為官者,那個身上不沾點是非。如果寧侯爺真讓人徹查。那,陸通必然不得好。

    所謂打蛇七寸,大概就是如此吧。

    “寧侯爺這是不喜陸貞婉。可同時,侯爺這是在為我們的姐姐做主吧!你覺得?”蘇云望著蘇宇笑盈盈道。

    對著蘇宇時,蘇云沒有對著外人時的那份故作善良和怯懦,變得真實而卑鄙,小人嘴臉盡顯。

    而蘇宇看著已經習慣。

    蘇云有的時候是真的盼著蘇言好,因為那樣,她也能跟著沾光。可有時候她也見不得蘇言好,大概是看著比自己的蠢人卻過的比自己好,心里不平衡吧。

    看著蘇云那笑嘻嘻的樣子,蘇宇開口,“你知道我這兩日去哪里了嗎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去姑母家了。”

    聽言,蘇云臉上的笑頓時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蘇元杰的姐姐蘇苑芳一個刻板又嚴厲的人,是蘇元杰最不喜的人,也是蘇云最厭最怯的人。

    看蘇云變臉,蘇宇嘴角幾不可見的動了動,很快又恢復了面無表情,“我今晚就要離開京城了,在離開之前,我去請托姑母將你接過去代為照顧一下,再操心給你將親事定了,姑母已經同意了。所以,你一會兒將東西收拾一下,明日大早姑母就會派人來接你的!”

    蘇宇說完,起身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蘇宇,你憑什么替我擅自做主!!”

    “我告訴你,我不會去的,我死都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聽著蘇云帶著憤怒的尖叫聲,蘇宇頭也不回,只是腳步邁的更快。

    離開蘇云的院子,蘇宇朝著蘇言所住的院子望了望,幾經猶豫,最后還是選擇了默然離開。

    作為她唯一的弟弟,也許他該留在家里,明日背她上轎。只是,她或許并不需要!

    由宗爵爺這個干哥哥背她,她面上或許更好看。

    若想蘇言日后過的安生,她與駙馬府所有人的關系都最好冷著為好。

    蘇宇心里這樣想著,大步離開。

    翌日

    天還黑蒙蒙的蘇言就被拉起來梳妝打扮了。

    蘇言坐在鏡子前,睡眼惺忪的看著認真給她梳妝的婆子,心里暗想梳的再漂亮又有什么用?她肚子里揣著個娃兒,跟寧脩也不會有什么洞房花燭夜。

    想此,忽然眼睛一亮,睡意全消,抬頭看著那準備給她畫眉的婆子道,“化妝我來吧!”說著,拿過婆子手里的眉筆,開始仔細的給自己上妝。

    看著蘇言那認真仔細的樣子,屋里的婆子丫頭,心里想法是一致的,蘇小姐對嫁于寧侯,其實是用心,上心,又開心的。

    看,她激動的眉的手好像都在微微的發抖。

    所以,剛才對馬上就要成親一事,睡眼惺忪的散漫樣兒,一定是因為太過激動一夜沒睡著才會看起來只犯困不激動的。

    “蘇小姐,蘇小姐,來了,來了,侯爺來迎親了。”

    隨著下人那歡喜的喊聲,蘇言放下手里的口脂,望望鏡子里的自己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府門外,只見一身鮮紅新郎服的寧侯,帶著京城權貴排排站著來迎了。

    隊伍龐大,再加上寧侯那不茍言笑的臉……

    駙馬府內的下人看著,心里突突直跳,因為寧侯那架勢看起來不是來迎親的,倒像是來抄家的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當個哥這么麻煩,還要做牛做馬!早知道我就等她成完親再當這哥了。”被老王爺強硬派來背蘇言上花轎的宗爵爺,當著哈欠,滿臉的困意嘟嘟囔囔念叨著。

    莫塵看宗爵爺一眼,很快移開視線,眼睛無聲的關注著四周。

    “妹夫,你讓一讓行不行?你一新郎官當什么門神?你這攔著我怎么進去?”

    被宗爵爺滿是嫌棄的念叨,寧侯嘴角垂了垂,而后挪開一步,讓宗爵爺進府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這么沒眼色!”

    宗爵爺都走進去,還不忘又擠兌一句。

    寧侯靜默不語,只是若有所思的站著娶個晚上也害喜的姑奶奶,還搭送一個不著調的大舅子。

    寧侯此時清晰感覺,他日后的日子將會大不同。

    在寧侯將為人夫,已隱隱品位到一絲絲苦意時,看宗爵爺背著蘇言朝著這邊走來。

    背著一個人也沒耽誤他念叨……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有多斤呀?怎么這么沉?!”

    “新娘子不是都不讓吃飯的嗎?你是不是偷吃了?”

    背著蘇言,嫌棄著她的體重,還不忘喊話寧侯,“寧脩,我看這京城之中,就數你的媳婦兒最胖了。”

    寧侯“宗爵爺過獎了。”

    不止是娶了個胖媳婦兒,還多了個最賤的大舅子。

    站在寧侯身后的人,但笑不語。他們就知道,宗爵爺今天來了,這迎親的必然會變得與眾不同。

    宗爵爺念叨著,走到門口,在婆子已伸出手準備扶蘇言時,卻見宗爵爺突然停下了腳步,對著寧侯一笑。

    宗爵爺這一笑,不止是寧侯,其他人也不由得眼皮一跳。

    縱然天還黑,可是大紅燈籠的照耀下,還是清清楚楚的看到宗爵爺那笑透著滿滿不懷好意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“寧脩,來,叫我一聲哥來聽聽。”

    寧侯抬眸。

    宗爵爺一抬下巴,囂張道,“你若不叫,我就再把你這胖媳婦兒給背回去。”

    宗爵爺這話出,有人強繃著,而有人沒忍住就笑了,包括蘇言。

    蘇言肩頭只是抖了一下,雖然很輕微,可宗爵爺還是感覺到了,仰頭往上看一眼,“蘇言,你是在笑嗎?”

    蘇言搖頭,堅決否認。

    “少耍賴了,你就是笑了。”

    寧侯看著蘇言搖頭時,那喜帕上晃動的流蘇,嘴巴輕抿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寧脩,沉住氣,穩住!你如果這個時候掉頭走了,想想祖母的拐杖,想想以后的日子。所以,拿出你的做新郎的魄力,想想過后怎么收拾宗爵爺。”

    聽著耳邊寧曄的低語,寧侯看他一眼,幾不可聞的嗤笑一聲,上前一步,對著宗爵爺工工整整一拘禮,“妹婿寧脩在此見過大舅哥,給大舅哥請安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好,好……”

    宗爵爺大笑著,一個興奮激動,背著蘇言給來了一個飛檐走壁!

    看著背著蘇言,飛起旋轉跳躍的宗爵爺,莫塵臉色當即變了,小主子……
【網站地圖】

摇色子比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