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4715-41337204/

第二百七十三章 還是敗露了
    “嗯嗯。”帝清歡使勁的點頭“那要不要告訴那個混蛋?”

    重靨冷哼一聲“千萬別傳出去,對外便說,我們出去游玩了。那家伙害死你姐姐,可不能讓他在禍害你姐姐了!”

    “哼,我也覺得那家伙壞得很。”帝清歡嬌哼著,在那里哼哼唧唧的撒嬌。

    重靨也是心疼的將女兒抱在懷中,過了好一會兒后,帝清歡才小心翼翼的斜眼看向門外。而剛才還在的黑色衣角,卻依舊不見了。

    “娘,走了。”

    重靨松了一口氣,慢吞吞的走向門外,左右看了一下,才對章媚心道“去看看樹林的結界還在不在?”

    一會兒功夫,章媚心便回來稟告道“結界還存在,不過暗中監守的人說他剛剛走了,并且看到他打開魔界大門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聞言,重靨一把拭去臉上的淚珠,樂呵道“走走走,準備好,我們出去玩了!”

    帝清歡也是眉開眼笑的,想不到娘竟然想出如此辦法,將秦淮給引出去。可心中卻有些不安,總覺得以秦淮小心謹慎的性子,不會那么容易上當……

    章媚心遲疑道“要不要將魔界再次封印,以防萬一。”

    這幾日的相處,她也是怕極了那個面無表情的男子。

    重靨也在那里摸著下巴,思忖著封印魔界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帝清歡卻是搖搖頭道“娘別想了,你一旦封印魔界,秦淮必定知道我們在騙他,而且也能猜到我就在魔界中。”

    重靨冷哼道“那又如何?他還能破開魔界封印不成?當年帝擎天靠著那人殘留下來的天石,才封印了魔界。秦淮也是靠著密匙才解開封印,老娘才不相信,他能以一人之力破開魔界封印!”

    聞言,帝清歡也有些意動。

    “娘,你能封印魔界?”

    重靨的臉色有些頹廢,扁嘴道“我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但有一個人可以!”

    為了女兒的幸福,魔界的安定,重靨還是決定去求一下那人。

    可帝清歡卻是拒絕了“娘,雖然我不知道你說的是誰,這六界中還有誰比我更加強大。但是我可以告訴您,我帝階實力也無法以一人之力封印魔界。”

    重靨一愣,隨后搖搖頭道“他不是帝階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帝清歡疑惑道。難道帝階之上還有尊位?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重靨道。

    這下帝清歡糊涂了,“那您怎么肯定他可以?”

    重靨沉聲道“你不要問那么多,相信娘便是。”

    說著說著,重靨就要往外走去。卻被帝清歡一把攔住“娘,不用去求別人。說到底,我活不了多少年了,那時候秦淮指不定還在五界尋找我。所以,既然都能安安靜靜的度過最后的日子,又何必去招惹是非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希望你去求別人。”

    重靨的嘴巴張了張,“那不是別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重靨終究沒有繼續說下去,而是道“沒什么,既然你不喜歡就算了。我們明日就出發!”

    帝清歡也揚起淡淡的微笑,挽著娘的手臂,往殿內走去,開始收拾衣物東西去了……

    兩人想得百般美好,可第二日清晨,正當兩人要出門的時候。

    一道慌慌張張的聲音便傳了進來,章媚心臉色慘白,步伐踉踉蹌蹌,還差點摔在了殿前的玉階上。

    “魔,魔主,他回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重靨還沒有反應過來“慌什么慌。誰回來了?”

    可帝清歡卻是明了,她剛才便察覺魔界的大門有意動,結果,果真是他回來了。

    “娘,秦淮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重靨大驚失色“他怎么會回來!”

    “看看就知道了。”帝清歡看向那從殿外大步流星走過來的男子。

    秦淮滿身戾氣,每走一步,仿佛腳下都是血海尸山,帶著無盡的兇煞怒火。

    “秦淮,你想做什么!”重靨將女兒護在身后,指著秦淮怒道。

    秦淮目光直直的盯著重靨,一字一句道“她在哪里!”

    重靨自然明白秦淮說的是誰,但是她豈會承認“你在說什么?本座聽不懂。這里是小女的寢宮,你豈能隨意闖入!”

    看著重靨對重暖的維護,秦淮更是殺心漸起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想她死,最好告訴我,師尊的命魂到底在哪里?!”

    重靨怒斥道“本座怎么知道!秦淮,你莫要放肆。”

    本來打算言語軟化,豈料秦淮根本不吃這一套。

    “五界根本沒有師尊的命魂。師尊的命魂到底在哪里?!”秦淮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偷聽我們說話?”重靨似是詫異“不對,重華的命魂不在五界,會在哪里?”

    看著裝糊涂的重靨,秦淮的眼底閃過寒光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察覺不對勁,詢問了天道,恐怕真的被這兩人騙了。師尊的命魂一定在魔界,而且這兩人一定知道真實情況,否則也不會演那么一出。

    “魔主,你是師尊的母親,你怎么能如此偏心。這廢物是你的女兒,是你的至寶,難道我師尊就不是你的女兒?你怎么能如此平靜!”秦淮怒極了。

    在這些人看來,他該是師尊的仇人,可重靨除了第一日知道真相對他大打出手外,這段時間面對他是,皆是平靜,甚至還慢慢接納他。

    這讓他如何接受。雖然希望師尊的母親能夠接受他,但是絕不想重靨不在乎師尊!

    如果重靨在乎師尊,又豈會與他這個殺女仇人平安相處!說到底,不過是師尊沒有入重靨的眼!

    重靨微微愣住了,沒有想到秦淮還會想這么多。

    “秦淮,本座何時偏心了!重暖重華都是本座的女兒,如今重華沒了,難道我還要失去唯一的女兒不成?”

    秦淮不屑,犀利的眼神“胡說八道!你明知道師尊的神體殘魂都在我這里,結果卻半點不著急。你作為一個母親,不是該拼死搶回師尊嗎?”

    不待重靨開口,秦淮劍指帝清歡,鄙夷道“不過是個只知道躲在母親身后的廢物,不如師尊的萬分之一,給師尊提鞋都不配的東西。師尊那般好的女子,你不要,竟要這么一個廢物!”

    帝清歡的眸色微涼,雙拳緊握,不知道該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秦淮,你是在找死!魔界的少主豈是你能侮辱的!”重靨也是怒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秦淮,嬌嬌何至于成這樣。為了女兒開心,她已經忍了又忍。
【網站地圖】

摇色子比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