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6370-41337184/

第七百五十七章 等待時機 二
    在軍統局滬一區覆滅之后,李仕群得知自己的特工總部,竟然有一個軍統局潛伏特工的消息,也是花費大量精力做了排查。

    不但把所有軍統局叛變的人員都仔細過濾了一遍,還把普通出身的新成員也加以審核,其中自然包括陳明翔。

    “我們特工總部最早發現代號春風的潛伏特工,是因為原軍統滬一區電臺督察張作興和文書孫毅之交代的情況,后來經過了陳恭樹的證實,的確是有這個人的存在,王天沐對此一無所知。”

    “春風和滬一區的聯系,僅僅限于民國二十八年下半年到民國二十九年上半年,具體什么時間潛伏,連陳恭樹也不知道,我派萬利浪對這個時間段做了詳細的梳理,可惜,截止到目前,沒有取得任何突破性進展。”

    “當時你是擔任特工總部翻譯和翻譯科長,而且加入特工總部沒多久,就在特高課的授意下開辦了華通貿易公司,很少回總部上班,關鍵是,你那時候的地位很低,行動隊和警衛隊的頭目都和你不熟悉,沒有獲取情報的渠道。”

    “戴星秉是林志江辦理的案件,吳庚述是汪主席直接交辦丁墨村負責的,知情者的范圍很小,何天風和陳銘初你根本接觸不上,這些事件和你都沒有關系,硬按在你頭上屬于栽贓陷害。”

    “我還知道一個秘密,憲兵司令部特高課的崗村課長曾經對你做過試探,澀谷準尉對你泄露了王天沐叛變,軍統局華北地區情報網將要遭到毀滅性打擊的情報,可事實證明,你對此根本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劉妮娜的關系非常好,接觸算是比較多的,她是日本陸軍省情報機構訓練的特工,隸屬于陸軍省駐滬特務機關和梅機關,她的作用是監督特工總部的遠轉,也包括人員的情況,她也沒有發現你有任何異常。”

    “這些事情都是特工總部發生的,我們自己調查都搞不清楚,經過兩年時間了,她小島成子能有多本事,居然認定你是潛伏特工,簡直匪夷所思!”李仕群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他之前只是中統局的底層特工,靠著屠殺和殘害抗日志士,踏著老百姓的尸體才走到了現在的地步,但是特務這樣的職業屬性黑暗,向來權力很大可地位偏低,戴老板到現在只是個陸軍少將軍銜,就是最明顯的例子。

    對李仕群成為汪偽政府最重要的清鄉委員會秘書長和蘇省省主席,汪偽政府內部也是頗多嘲諷,大事小事都遭到排擠,因此,愛面子的他對別人的言行舉止到了病態的程度。

    偏偏小島成子自認為大日本帝國的特務,只把李仕群看作是特務機關的一條狗,之前對他的態度很是過分,他早就對這個女間諜懷恨在心了。

    李仕群現在心里對小島成子極度反感,加上與陳明翔之間有著很深的利益關系,下意識就排斥小島成子的理論,線索從特工總部就斷掉了,他還把水攪得更渾,誤導了小島成子的思維,使之更加復雜偏的更狠。

    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,陳明翔當時采取的行動別管多么隱蔽,總有跡象可以尋找,最怕的就是認真起來。

    比如說是吳庚述的案件,陳誠輪奉汪經衛的指示到丁墨村家里,陳明翔當時就在,這是疑點吧?

    比如林志江到澀谷準尉那里匯報戴星秉的情況,陳明翔就在屋子里,這也是疑點吧?

    可惜,小島成子搞不清楚當時的人物關系,也就無從下手調查陳明翔是否涉及到其中,不得不出下策來落實自己的猜測。

    “癩蛤蟆跳到腳背上,不咬也膩歪的慌,我敢說小島成子完全就是憑著自己的猜測來做事,她的思維也是在華北地區的思維,只要有跡象表明我和這個春風有關聯,那么,就不需要多么堅實的證據。”

    “可她忘記了,這里是環境復雜的華中地區,不是她橫行霸道的華北地區,估計這段時間她沒少吃苦頭,所以才對我采取了監視手段,由此也證明,她現在是騎虎難下了。”陳明翔說道。

    “老弟,人越著急的時候越會犯錯誤,小島成子此刻的心態,是我們可以利用的絕妙機會,她被逼急了眼,肯定會采取下三濫的手段,你要穩住,千萬不能給她什么借口,鏟除這樣的毒蛇,一擊就得斃命,否則后患無窮。”李仕群說道。

    陳明翔對李仕群的說法深以為然,就在蘇洲待著不回滬市了,反正兩地距離很近,有什么時候坐飛機很快就會到,而且蘇洲和滬市之間的電話基本保持暢通,隨時可以用電話聯系。

    大馬路新開了兩家煤炭公司,一家叫做裕昌煤炭公司,一家叫做滬慷煤業公司,剛開始的時候并沒有引起注意,但是隨著裕昌煤炭公司的招聘,十家煤球店準備營業,這件事開始進入煤炭商人們的視線,大家開始打聽這兩家公司的背景。

    裕昌煤炭公司的經理是滬市著名的大美人仼吉,很容易就知道幕后老板是陳明翔,這兩人的關系已經不是什么新聞了。

    滬慷煤業公司的老板是莫果慷,這是陳恭波的小情人,這家公司或許有官方的性質,頓時在煤炭行業引起了波瀾。

    “明翔,估計日本煤炭企業已經開始警覺了,今天有兩批人到公司試探,我都把事情推到你身上了,莫果慷給我打了兩次電話,聯煤號的華商也通過關系,詢問她公司的情況,她直接推到了陳恭波身上。”仼吉打電話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暫時不要管他們,安心做好開業準備,等津城的煤球運到滬市,他們才會真正著急,現在不過是摸摸底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算到十月十號左右再回滬市,那個時候你就頂不住壓力了,必須要由我來親自出面。”陳明翔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些人只要起了疑心,津城的煤球廠可就沒法保密了?”仼吉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本來也沒有保密啊,是他們的消息不靈通,煤球這樣的貨物,靠的是煤炭配額和數量,并沒有什么技術障礙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想他們可能會采取罷市的手段,憲兵司令部給了我五家煤球廠,你抽時間去瞧瞧,安撫所有的工人,本月的薪水照發,下個月十五號開工生產。”陳明翔說道。

    諜網
【網站地圖】

摇色子比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