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請訪問wap版:http://wap.pgyzw.com/wapbook-87158-41337154/

第427章:幽尊者
    “在。”梅蘇兒直言回答。

    甄尋卻是再次笑道:“不知你找我家小徒可有事?”???

    木南珍三人滿臉疑惑,不明白甄尋這話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我是問小幽在不在五青山,聽這甄尋的話中之意,小幽怎么就成你的徒弟了?

    “此話何解?”一旁的聶寶山出聲問道。

    見甄尋沒有開口,身后的言雨很是機靈的眨了眨眼睛,然后說:“三位長老不知道嗎?小幽早就是我師父的小徒弟了,按照輩分算,在師父這里,小幽師弟都要尊稱小梅一聲師姐呢。”

    “這”聶寶山看向另外二人,頓時是啞口無言。

    這什么亂七八糟的輩分?

    還有,小幽什么時候成你的弟子了?我們怎么沒收到一點消息?

    于是,三人看向梅蘇兒。

    “你們找小幽到底有什么事?”她沒好氣的說。

    見木南珍和季搖都看著自己,聶寶山知道,這兩個家伙又要讓自己當出頭鳥,不過他也只能這么干,誰讓一個是自己的大師姐,一個是自己的小師妹呢?落在這倆女人的手里,算自己倒了八輩子血霉。

    想著,聶寶山看向甄尋,開口說:“在這之前我還想問一個問題,這有關于輩分和禮數,不知小幽的真名到底叫什么?”

    甄尋依舊沒有開口。

    梅蘇兒卻只能實話實話,因為小幽的名字就叫小幽

    “小幽就是我大師兄的名字。”她說。

    “額那成。”聶寶山有些尷尬。

    然后繼續說:“我們想請幽尊者法駕我九陽宗,畢竟他是我九陽宗的老天尊啊,一直待在這里也不是個事,你們說呢?”

    ‘尊者’這個稱呼是修為達到神海境之上的修真者才會擁有的,而且這里還有一個前提,你在修真界中得有名聲,就好比曾經有人就將梅蘇兒稱呼過梅尊者,只是這樣的稱呼在宗門之間并不流通,反倒是散修之間會經常使用。

    譬如,筑基期修士的稱號位散人,金丹為真人。

    也實在是聶寶山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小幽,故此,才用了修真界中流傳至今的尊者稱號。

    聞言,甄尋差點笑出聲。

    小幽什么時候成你九陽宗的天尊了?還老天尊?

    她知道小幽得到了九陽天尊的真火傳承,但這也只是傳承,是誰告訴你們小幽就是九陽天尊本尊來的?

    簡直無厘頭。

    梅蘇兒和言雨早就忍不住噗噗的笑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不笑不要緊,聶寶山三人是更加尷尬,也有些懵。

    他們不明白,這有什么好笑的?

    他們自己也在猜測小幽的真實身份,時至今日他們依舊無法得出一個正確答案,所以他們需要讓小幽回歸九陽宗。

    屆時,管他小幽是不是九陽天尊,只要能夠想辦法從小幽的身上得到真火神通的凝煉之法,就算是一直讓他們供奉小幽也無傷大雅。

    可誰知,面前這三人卻笑了,就連甄尋也最終沒忍住,輕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聶寶山倒是還能忍受,畢竟他和小幽的關系不錯,和面前這三人的關系也不錯,而且他們還一起戰斗過。

    可木南珍和季搖卻是掛不住了,臉色也漸漸變得難看起來,就差一個導火索,這兩個女長老恐怕會發飆。

    尤其是季搖,她甚至想用自己的眼神將梅蘇兒當場殺死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甄尋覺得不妥,有失風雅,便清咳兩聲,示意讓身后的兩個小家伙快閉嘴。

    很快,涼亭中又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梅蘇兒拍了拍胸口,收回笑臉。

    心中不禁再次想笑。

    她知道,此時此刻,九陽天尊和小幽正看著這邊,如果讓木南珍三人知道,你們九陽宗的老天尊正躲在我的小院里,不知道你們會作何感想。

    強忍住笑意,梅蘇兒開口道:“小幽的確在我五青山,不過我也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過他,但你們想請他去九陽宗,恐怕他不會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為何?”聶寶山問。

    “應為只要他敢踏出這里一步,便會引來天劫。”梅蘇兒說。

    三人一怔。

    幾乎異口同聲:“飛升?這么快?”

    他們有些不敢相信小幽的修煉精進居然這么快。

    于是相視一眼,眼中盡是肯定,原因無他,只有九陽天尊能辦到如此逆天的事情,這才多長時間?他就要飛升了?這樣的修煉速度簡直聞所未聞啊。

    前不久他還和聶寶山在九洲并肩戰斗過,轉眼間就渡劫巔峰了?

    那么小幽八成就是九陽天尊。

    但一時間,他們又有些難辦了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機會,他們必須要抓住,所以他們來到了五青山。

    可小幽卻無法離開五青山,這要如何破?難道要讓小幽元神出竅?請他的元神法駕九陽宗?不要說這個要求很過分很沒有禮貌,恐怕但他們在小幽面前提出這樣的要求后,很有可能會被當場殺死。

    沉默

    不僅是梅蘇兒,甄尋和小言雨都能猜到九陽宗想要找小幽回去的目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這要換做是皓月天尊駕臨下界,恐怕他們青仙宗也會這么干。

    他們能夠理解,也能夠想到他們需要得到九陽天尊的傳承神通。

    于是,梅蘇兒三人忽然有些同情九陽宗。

    “這樣吧。”梅蘇兒忽然開口說:“如果你們想在這里多留幾天也無礙,不過小幽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,你們得自己找。”

    三人微微點頭,覺得這個方法可行,一時間,也覺得這梅蘇兒怎就忽然變得好說話起來?而且還給他們出主意?

    尤其是木南珍和季搖,她們二人和梅蘇兒可謂是有些過節的,卻沒承想,她居然在這個時候幫自己出謀劃策。

    哼!這蛇妖一定沒安好心。

    季搖心道。

    聶寶山十分雞賊。

    他聽出了梅蘇兒這話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來,是在給自己三人下逐客令。

    二來,九陽宗的事她不可能干預,想要找到小幽還得靠自己。

    但總歸是給了自己一個方向。

    于是,聶寶山第一個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便不勞煩甄長老和蘇兒了,我們會在五青山停留幾日,多謝。”他朝甄尋和梅蘇兒見禮后便招呼另外二人離開了梅府。

    三人剛走出院門,便聽見了兩道極為放肆的大笑。

    他們知道,是言雨和梅蘇兒在笑。

    “兩個小賤人!”季搖咬著牙狠狠罵了一句,聲音都劈了。

    木南珍的臉色極為陰沉,道了聲我們走,便率先一步離開。

    聶寶山看了眼季搖,見她惡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也走了,便有些無語。

    這不作孽嗎?我他媽招誰惹誰了?

    想著,聶寶山也一臉郁悶的離開了。
【網站地圖】

摇色子比大小